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上海市 松江区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致命海岸:一夫当关鹰脖湾

2015-2-5 21:04:48 阅读1022 评论4 52015/02 Feb5

第一天下午的重要行程是亚瑟港。十九世纪中期,英国和爱尔兰将地处塔斯曼半岛的阿瑟港设为关押重刑犯的监狱。从地图上看,半岛三面环海,与塔斯马尼亚岛仅靠一段狭长地峡连接,地势险峻。我们从塔岛南端驱车前往亚瑟港,唯一的通道就是它:Eaglehawk Isthmus(鹰脖地峡)。

在地理概念中,地峡被定义为连接两块陆地、两边邻水的狭窄地带。它们就像一座桥,在陆地与半岛之间建立连接。地球上的地峡并不多,但每一处都地位显赫,它们一方面阻断洋流、终止通航,一方面又连通两块陆地,向来是地理与军事之战略重地。鹰脖地峡长不过四百米,最狭窄处宽仅三十米,周围海域中大批鲨鱼出没。当年,除了看守警卫外,殖民当局还在地峡一带散养众多从不喂饱的恶犬,以震慑囚犯的逃脱念头。这个天险地带,在亚瑟港关押罪犯的岁月里,一夫当关,充当着不可逾越的屏障。

地峡成因复杂,或因大陆板块漂移,或因周围的陆地不断下沉入海。地壳的巧妙运动让地峡拥有非同一般的景象,在鹰脖地峡,有一处矩形地面的浅滩名曰“棋盘道”,浅滩上纵横线条笔直,却非人工而为,而是经年累月下,地表沉积岩受压断裂后的侵蚀地貌。母岩风化产物、火山喷发物、砂砾、生物残骸等宇宙物质混为一体,在冰川与水流的带动下沉积固结,遍布七成以上的地表,并蕴藏着世界上近八成的矿产量。在年复一年的潮汐洗涤下,沉积岩时时处在被淹没和脱水干涸的交替中,盐晶在它表面堆积,不断地凝结,终成棋盘模样,蜕变成鹰脖地峡一带最显耀的自然景观。

去往亚瑟港的一路,耳边巨涛蓬勃、厉风如削,鹰脖地峡气势夺人、留人驻足。今时,我们只是途经的路人,忙于赞叹海景美不胜收,啧

作者  | 2015-2-5 21:04:48 | 阅读(1022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简巧虚空横架梁 - 提梁壶

2014-7-9 16:11:15 阅读1969 评论14 92014/07 July9

关于茶,我们的祖先最早将其作药,从生嚼茶树嫩梢、到煮成汤饮、再到研末煎制,历经千年。唐宋始,士大夫阶层饮茶之风盛行,制茶方式亦几经变易。大唐时期的煮饮与煎饮到了宋代即告消亡,研磨后的茶末不再与水同煮,而是置于杯中,用煮沸后的鲜活山水冲泡。至明代,人们发现将新鲜茶叶高温炒制后能久贮不腐,杀青的技术随之成熟,饮茶之法也由此进步到沏泡,直至今日。

最初,人们从先秦时期的酒具“卣”的器形中获取灵感,烧造出用来煎煮茶汤的器皿。它腹深、饱满、有盖、有提梁,高挑的提梁横架在壶身之上,让人在火烹热煮时,能自由提取,避开灼热。而后,煮水与沏茶虽分而行之,但提梁的形制却保留了下来、代代沿袭,成为今日紫砂壶器形中极为重要的一脉:提梁壶。历代制壶匠师皆钟情于它,耗毕生心力、揣度拿捏它的虚、实、轻、重(高挑提梁与壶身之间的“虚”、对应壶身的“实”,提梁的“轻”、对应壶身的“重”)。

明代中叶,茶人开始追求小壶,因其小而香气不涣散。饮茶之风从煎煮彻底转向沏泡,茶壶的用途亦随之变化,由煮水转向沏茶,以小为贵的紫砂壶,成为茶人高士文房清饮的利器。这股风气,在明代诸多画作中皆有表达,而古风朴正、沿袭前人手势习惯的提梁壶,也成为中国传统事茶题材的绘画中出现最多的介质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南京曾发掘一座明代正德年间提督太监吴经的墓葬,出土诸物中,一柄提梁紫砂壶赫然在目,其形与古画中的事茶用具几近一致,倭角海棠形提梁,透隐着明式家具罗锅枨的挺拔洗练,同时代的审美意趣,在看似南辕北辙的不同领域里,获得空前趋同。

明代中期,茶饮方式适才转变,砂土能发真茶色味的特性也刚

作者  | 2014-7-9 16:11:15 | 阅读(1969) |评论(14) | 阅读全文>>

我的文学行当 - 行走《黄永玉作品展》

2013-10-31 10:45:39 阅读2229 评论34 312013/10 Oct31

黄永玉老先生首次以文学为名的作品展,在上海图书馆已展出十余天。偷闲在行将闭幕的最后一日,走进展厅。

极爱老爷子的文字、荷花满堂的泼彩画作,当然,最感怀的、是他练达睿智的通透人生。初中没毕业、留过级、逃过难、做过童工、十四五岁开始发表作品、版画木刻饮誉天下、教过书、编过报纸、写过电影、受过难挨过批斗、当过官(中国美协副主席)、建过很多房子、养着很多狗...... 如今,高寿九十。

或许是老爷子在绘画上的光芒太强烈,以致掩过了他的文学。但他自己在过往的文章中一再说:“文学在我的生活里面是排在第一的,第二是雕塑,第三是木刻,第四才是绘画。”此次文学展,文学手稿、手绘插画、信札...... 清清淡淡地在不大的展厅里铺陈,却有如打翻的七彩瓶,浓郁的色彩就这么喷涌了出来,叫人雀跃而慌乱,不知如何收拾才好,看了这个、又不舍得将视线移开那个......

不知是否工作日的关系,观者几乎都是华发老人,尤令我倍觉意外的,是他们个个全情投入的神情。凑得那么近,看得那么细,有一位看起来腿脚不便的妇人,带着高凳而来,挪一步、坐下细细看一阵,再挪一步、再坐下......

展品的尾声,是黄老爷子关于文学的自序。我与一位着米色外套的老伯伯并立于前,看得入神。见我年龄尚轻,老伯上前与我寒暄,很健硕的嗓音,聊作品、聊他的一己见解,透彻之处令人钦佩。

在展厅流连三个小时余而不舍离去。在“吹灭读书灯,一身都是月”字幅前的长凳上久坐,缄默相对,心底是不可比拟的、长久的温暖。

一场大展,不施粉黛、流光溢彩......

附《我的文学行当——黄永玉作品展:文学篇自叙》

作者  | 2013-10-31 10:45:39 | 阅读(2229) |评论(34) | 阅读全文>>

灯红酒绿夜未央

2013-10-15 14:10:01 阅读1604 评论19 152013/10 Oct15

无意中看到“灯红酒绿”一词。红烛微火、红纱古灯,自是好理解,只是这酒绿,倒叫人费足一番思量。

世人酿酒,古来有之。在尚未觉醒运用粮食酿制之前,古人或以花果制酒,甚而有旧籍载录,深山猿猴擅采百花酿酒,香美异常,今人读来,仿若神话。果实中的糖分在储存中自然发酵的现象,激发古人对酿酒的雏念。当农业渐兴、粮食有了富裕之后,人们开始用谷物酿酒。所谓空桑秽饭,醖以稷麦,以成醇醪,酒之始也。

最初的酿制仍在潦草阶段,酒色时清时浊。古人将各等谷物煮熟,加入酒糟令其发酵,有时一夜即成,略有酒味而已。不同的酿制原料,形成酒味与酒色的不同,人们以“清浊厚薄甜苦红绿白”区别,并冠以不同称谓。清者曰醥(piǎo),“破愁唯有馨醥”是也。浊者曰醠(àng),厚者曰醇(chún),薄者曰醨(lí)...... 那时饮酒并不十分追求滤清,糟末漂于酒上,浅绿细碎,如同浮蚁在上,沉沉然如萍之多。擅把酒而欢的文人们,开始动用美好的词汇昵称之,白居易说: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...... 南唐大家冯延巳吟: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......

中国文化中,“西”与秋两两对应。秋季,谷物成熟丰沛,八月黍成,可为酎酒。“西”字添一横,写作“酉”,古意即酒,象形酒坛,今人再添三点,明示酒乃水之意。历代,制酒之事皆为官家所为,禁令坊间私造,酒政严厉,私酿过量、罪可至极刑。倒是那些书生墨客们,乐得山涧林间,金风细细,对饮小酌。

绿酒初尝人易醉,一枕小窗浓睡...... 灯红酒绿,原是旧人清澈无垢的风雅。

作者  | 2013-10-15 14:10:01 | 阅读(1604) |评论(19) | 阅读全文>>

一勺之水渊渊深 - 水丞(砚滴)

2013-8-22 11:56:25 阅读1956 评论17 222013/08 Aug22

古人以水研墨,染墨濡笔,砚石旁便需有一物储存清水。此件小物唤作“水丞”。丞字,辅佐之意,在古语中亦通假“承”,用它来命名贮承清水的文房器具,贴切得很。水丞多为盂形,玲珑细巧、盈手可握,秦汉即有。传世实物中,三国时期的水丞则为最早。最初制水丞,纯为实用,故而壁腔上多有穿孔结绳,便于从缸中舀水。

水丞口阔,往砚中倒水时难免泼之在外,又或难控水量多寡。于是,人们又制出一种带嘴的器形,滴水入砚,谓之“砚滴”。砚滴问世必晚于水丞,但它的出现却并未令无嘴、口阔的水丞就此消失,人们为水丞添置小勺,或以铜制、或以银制,精巧非凡。将近两千年的光景里,水丞与砚滴这两件小器,常盛一汪清泉,化身为墨,流作丹青。

在文房诸具中,水丞(砚滴)是形态百异、极有意趣的物件,早期尤以兽形为多,蟾蜍、玄武、麒麟这般的瑞兽形状,在历代砚滴上皆有传承。如是珍禽瑞兽,寓意神圣之祥瑞气氛自不待言,更是个个与水休戚相关。魏晋有蛙形砚滴,唐有龟形,宋元则又兴舟形、鱼形...... 这些仿生的器形,常在脊背处设注水口,以口为滴,浑然一体、叫人摩挲爱煞。渐近清代,水丞(砚滴)与他物一样,趋向世俗图景题材,穷其工巧。

水丞(砚滴)小则小,却备受文人珍视,历代著录中关于此的记载多见。南宋有一册从仙鬼神怪到风俗习尚无所不包的杂记,名曰《夷坚志》,就曾写到:“凡合用笔、墨、纸、砚、糊匣、压尺、砚滴,一一毕备。”将砚滴与文房要具并提,可见重视。元代陆友所著的《研北杂志》多为逸闻琐事,其中有一段生动若现的描写:“李仲方家有南唐金铜蟾蜍砚滴,重厚奇古,磨灭处金色愈明,非近世涂金比也,腹下有篆铭。”陆友

作者  | 2013-8-22 11:56:25 | 阅读(1956) |评论(17) | 阅读全文>>

君子鉴之束吾躬 - 笔筒

2013-8-15 13:05:56 阅读1579 评论19 152013/08 Aug15

前人挥洒手中一杆笔,纾解胸臆,亦为这一杆笔创制出众多用具,一应伺候。

一千五百余年前,中国始制毛笔。有了笔,书案上就要有搁置它的用具,前文提及的笔搁,便是最常见的一种。除此,亦有笔床、笔挂。笔床横卧,半月凹槽相连,惯常置笔四支。悬空钩挂的、则谓之笔挂。

虽说三国时的文籍中,已写有“笔筒”一词,但所指绝非今物。陆玑《螟蛉有子》一卷中,曾书“取桑虫负之于木空中,或书简笔筒中,七日而化”,这笔筒,原指一柄镂孔的细竹管,只置放一支笔而已,笔身完全置于竹管内。今日我们认知的笔筒一物,直至明代中叶以后,方才现世,于文房诸具中,着实是一个晚辈。

凡有过毛笔书写经验之人,大抵知道,笔筒此形,并非置放毛笔的绝佳器物,笔头向上的插放方式,极易令笔毫散开,不利书写。但就是这或圆或方或随形、口底相若的笔筒,却在明清两朝风行至极,“年纪”轻轻便艳压群芳,稳坐书案上面目出众的当家花旦。

笔筒初兴,多为竹木所制,源于中国文人历来喜尚竹子之心理。《长物志》中对于笔筒的描述云:“湘竹、棕榈者佳,毛竹以古铜镶者为雅,紫檀、乌木、花梨亦间可用...... ”《文房器具笺》中的记载亦高度相似:“湘竹为之,以紫檀、乌木棱口镶坐为雅,余不入品...... ”不难想见,虚其心、坚其节的竹子,在当时人们心中的雅洁地位。人们不遗余力地颂竹、画竹,将竹之秉性与文人的书卷风骨视若同等,竹,成为民间制笔筒最被接受的选材。明清两朝,竹刻名家辈出、流派纷呈,盈握之器,在他们以刀代笔的舞弄下,或遒劲流畅、或稍加斫磨,呈现淡远景致、山水意境无数。

明清帝王家对笔筒之物亦是

作者  | 2013-8-15 13:05:56 | 阅读(1579) |评论(19) | 阅读全文>>

素釉浅碟舐锋毫 - 笔舔

2013-8-13 10:17:17 阅读1946 评论21 132013/08 Aug13

书写需研墨。饱蘸墨色的笔毫,一需检验浓淡,再需加以理顺、“舔”出笔锋,方能落笔。前人以砚石研墨,或许最初之时,也曾将就地于砚沿“舔”笔,渐渐地,便出现了一种独立的文房雅器,专侍此举,今日谓之“笔舔”。

存世实物最早的,应属南宋。但在南宋所著的考鉴古物之作《洞天清禄集》中,却并无记载。《洞天清禄集》一书,录有十类古物的鉴赏辨析,琴、砚、钟、石刻、翰墨皆具,关于文房之物,则有笔搁、水滴、砚屏之详述,却唯独不见笔舔。或可遥想,此物大致起于南宋,世已有之,而未及收录于著。

明代,文风兴盛、清玩俱全,文人雅士们对于文房器物的追逐登峰造极。文人竞相立作,以各自的角度与态度,记述文房清玩之物。最为后人所知的,便是江南四才子文征明之孙文震亨所著《长物志》,与校订过《西厢记》的戏曲家屠长卿所著《考余事》。这些著录中皆出现“笔觇(chān)”一词,与笔舔一物矣。

笔觇一词,始见明代,且频现。可以想见,此物在那时的盛行。“觇”字,本意为暗暗查看。蘸上新墨的笔毫在觇上试探一二,以较深浅浓淡,明人用这个字为器物命名,生动至极。此器亦曾被唤作“笔舐”。“舐”字象形,以舌感受滋味之意。《庄子》云:“舐笔和墨”,意指用舌濡湿笔毫、调和了墨,以备作画。“笔舐”之名,亦是形象得很。

《考余事》中所录文房器具四十余种,笔觇位列第八,可见自明代起,人们对笔觇的珍视之重。而文震亨在《长物志》中,则明确表达了当时人们对笔觇的审美倾向,他认为:“笔觇,定窑、龙泉小浅碟俱佳,水晶、琉璃诸式俱不佳,有玉碾片叶为之者,尤俗。”明代,器物仍广受宋元遗风影响,追求雅气、追求质朴釉色,在形制上亦立求洗练,在文震亨眼中,只有素釉浅碟才是上品,而其它材质、连同故作塑形的皆为矫揉。

作者  | 2013-8-13 10:17:17 | 阅读(1946) |评论(21) | 阅读全文>>

八骏马车走瑶池 - 新晋世遗 新疆天山  

2013-6-25 17:10:07 阅读2367 评论32 252013/06 June25

今次与云南红河哈尼梯田一起入选《世界遗产名录》 的,还有横跨四国(中国、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乌兹别克斯坦)、欧亚大陆腹地的独立山系:天山(申遗成功的为中国境内的天山:新疆天山)。

天山横贯二千五百公里,这座巨大的国际山脉所占据的土地面积,与坦桑尼亚的国土面积相当,四分之三横亘在中国境内,山高多逾二万尺,封雪皑皑。 新疆地界,北有与蒙古相邻的阿尔泰山,南有中国西部山系的绝对主干:昆仑山,而一座天山,自中间将新疆划为南北两处。三座绵长峻岭,犹如天然屏障,难能可贵地护佑卓具代表性的高山生态。

我想,新疆天山“申遗”成功,摄人心魄的景致或许只是一个浅显的层面,更有说服力的,是其方圆五千余平方公里中,经年持续、并且仍在如常演进的生物、生态演化。天山山脉深藏内陆、远离海洋,在温带干旱区拥有最为完整的山地垂直带谱。人都知,山峰愈高、气温愈寒,生物、土壤、植被在山体的垂直带上发生变化。天山山地孕有冰川一万五千多条,超过三分之二在中国境内,巨大的冰川储量发育出众多河流,水系灌溉绿洲,亦滋养生灵,这令中亚山地众多珍稀与濒危的动植物种,在此长久地繁衍栖息...... 极寒与极热、俊秀与荒凉、干旱与滋润,在碰撞中激发,新疆天山,这片最典型、世上最为广大、最为鲜活的山地生态系统。

新晋世界遗产 / 新疆天山 / (资料图片)

作者  | 2013-6-25 17:10:07 | 阅读(2367) |评论(32) | 阅读全文>>

禾田俱梯磴 - 哈尼梯田的“世遗”路

2013-6-24 17:46:03 阅读1088 评论30 242013/06 June24

这几日,云南红河哈尼梯田入选《世界遗产名录》的消息广为传播,坊间热议纷纷。官方消息多称,我们在这次入选后、已成为第二大世界遗产国,与首位意大利仅寥寥之差...... 这番立意,乍闻,颇有大国兴盛之风范,倒叫我听来甚有惶恐、心生不安。

梯田,顾名思义,是形如楼梯的田地。古人云:“岭阪上皆禾田,层层而上至顶,名梯田。”岭为山、阪为斜坡,岭阪,即是斜山坡之意。山峦重叠的地方,耕地稀罕,智慧的人们依山而制、在坡地上开垦田地,缓坡上的田地相对宽绰,遇陡坡时,则田地狭长、蜿蜒曲折。一座山坡,角角落落都被充分利用,少则能开垦出数亩耕地,多则成千上万亩。梯田,令祖先打破“不可能”的魔咒,在山区深处广辟良田、耕种五谷稻米,滋养滇南地区的哈尼族世代。

自古以来,元阳境内沟壑纵横、无一平川,几乎所有的耕田都盘布于梯田。此次入选世界遗产的元阳梯田,绵延于红河南岸,广及十七万余亩,最密集处、梯田多达三千余级,世所罕见。一路向上延伸的梯田,将耕作带上最高海拔两千米的山巅,稻谷在极限的高度抽穗、成熟,百姓仰望,仿佛是来自天上的食粮...... 哈尼村寨、千层梯田、广袤森林、丰足水系,彼此间维系着一种相栖相生的力量,在传统农耕的方式中,守护珍贵的良性生态。

哈尼人以梯田稻作为生,世代传承丰富的垦种经验。他们筑沟渠、把山泉引入梯田,灌溉稻谷,并按田地大小,按序、按需分配水泉。梯田耕作一靠人、二靠牛,哈尼族人视耕牛为家人,敬之爱之。而哈尼小伙,则个个是造田好手,筑埂、铲堤、犁耙的水准,决定了小伙儿受人称赞的程度。哈尼族的孩子出生,亦都会经过一个与梯田有关的仪式,才能正式立名。

作者  | 2013-6-24 17:46:03 | 阅读(1088) |评论(30) | 阅读全文>>

南澳漫行记(32)麦谷天香 - 面包与钟表  

2013-6-15 10:51:30 阅读2090 评论25 152013/06 June15

南澳此行,第三日黄昏与Hahndorf(汉道夫)德国小镇匆匆谋面、未曾亲近的遗憾,始终萦绕心底。Hahndorf(汉道夫)与阿德莱德近在咫尺,车程不过二十来分钟,于是,走出艺术馆大门,我们决定暂缓直上高速返程的计划,重回Hahndorf(汉道夫)。

数日前初抵Hahndorf(汉道夫),仅相处一个晨昏,未及营业时间,与镇上的老面包店擦肩而过。今日再临,正是午后姣好时分,拐进街角、踏进这家以地道著称的面包店。

都说德国人拥有三件引以为豪的东西:啤酒、香肠、面包。德国人喜爱将黑麦、燕麦、大麦、小麦这类谷粒混合在面团一起,此种配方制成的面包,远没有法式面包那种强烈的味觉冲击,初食的口感中饱含着憨厚与朴素,但细嚼之下,谷物的自然芳香渐次生发,面团的天然甘甜随之充盈唇齿。

就德国面包而言,最具代表性的、当属巴伐利亚碱水面包了吧。外表并无华丽,普雷结的外形,相传取自祈祷者双手相握的姿势。碱水面包无需特殊食材,普普通通的面包粉,不加奶油、只加极其少的水分,和成干性面团。面团在自然发酵中,形成发硬的表皮,而两端纤细、中间厚实的造型,凸显其兼具的柔软与焦脆的口感。表面撒上粗盐粒,激发面团本味。

巴伐利亚碱水面包,是每家德国面包店的当家花旦。它原味、朴厚、扎实,没有缭乱舌尖的各种香精添加,只有纯粹的谷物清香。如同德国人的脾气秉性一样,碱水面包不花枝招展,不奢华、不徒劳坳造型,理性而大方地契合这个民族所追求的饮食理念。

店铺以巴伐利亚碱水面包的形状为店招,内敛、亲民。店堂陈列着、悬挂着满满当当的旧式钟表,俨然一座私家藏馆。我们围坐

作者  | 2013-6-15 10:51:30 | 阅读(2090) |评论(25) | 阅读全文>>

南澳漫行记(31)美宴 - 南澳大利亚艺术馆

2013-6-14 15:56:46 阅读875 评论21 142013/06 June14

南澳此行的最后一个上午,留给南澳大利亚艺术馆。未抵之前,我对这座列居全澳洲第二、仅次于国家艺术馆的馆藏充满想象,年轻的澳大利亚联邦,其艺术馆藏究竟会呈现怎样的风貌。

Art Gallery of South Australia(南澳大利亚艺术馆)就在北大街中段,与南澳博物馆比肩而立。相较于馆藏而言,这座始建于1881年的建筑本身,就是一件丝毫不逊色的艺术巨作。最初,艺术馆只是开设于公共图书馆中的两间房屋,营建者是英皇室的乔治亲王(即乔治五世)与他的兄长维克托亲王。1900年,艺术馆建筑正式动土,后世两次扩建,始成今日之模样,上世纪六十年代,确立今日其名:南澳大利亚艺术馆。

馆厅镶花地板、拱形屋顶,光线从高处透洒进来,安逸、沉静的气息穿堂而过。藏品多为十八、十九世纪遗存,早则能追溯到十六世纪英国与亚洲典藏、澳洲土著艺术印记...... 对于看惯了动辄千年的古迹古物的华人而言,眼前的馆藏在年份上并不足惊艳,但这满堂的大师杰作,宠辱不惊地张挂着、安放着,仍是叫人如享盛宴、心生喜悦。

南澳大利亚艺术馆运营百年有余,收藏超逾三万八千件,其背后,是捐赠机制的良性循环。私人捐献是艺术馆最重要的来源,超过九成半的藏品来自私人捐赠,除了接受捐赠藏品,艺术馆将私人捐款组建基金会,一用于购买藏品,一用于维续艺术馆之基本运营。艺术馆开设画廊与艺术纪念品的商业经营,以确保每一分投入都能获取三分收益,此举,使艺术馆有能力为社区创造将近两百个全职工作机会,每年,更有大量志愿者为艺术馆贡献服务。如是循环,让这座州立艺术馆日趋成熟、生息蓬勃。

主馆显要位置

作者  | 2013-6-14 15:56:46 | 阅读(875) |评论(21) | 阅读全文>>
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

2013-6-11 15:11:02 阅读708 评论8 112013/06 June11

第七日,清晨从阿德莱德城出发,深入浸润在果实弥香里的Barossa(巴罗莎谷)。沿途的Tanunda(塔努达镇)与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并未在行程计划中,却令人欣喜地一一走过,不同民族世代移居的痕迹清晰可触。

带着40's Cafe午餐的唇齿留香,继续前行,探寻今日行程的重头戏:Torbreck酒庄。

初识Torbreck,是在与好友的品咂小聚中。虽并不深谙酒之道,但好酒犹如好茶,即使不知其一二,却仍为入口入喉的感受而惊艳不已。此行南澳,Torbreck当仁不让地成为我们这一班“酒徒”的朝圣之地。

去往酒庄的路,着实不易寻找。不少关于Barossa(巴罗莎谷)酒庄的分布图上,都未有Torbreck的标示,殊不料,从酒庄官网上找来的地址,并不被GPS识别,于是,我们只能凭着对大方向的判断,边行边寻。并不宽绰的路,在蜿蜒的葡萄园中突然断了头,前面已是沙石小路,正在犹豫是否掉转头往别处寻的时候,老方说:应该就在前面,我闻到酒香了......

颠簸地驶过沙石小路。路边竖着的Torbreck标牌已赫然在目,却仍是几经兜兜转转,才拐进小路,见着Torbreck真颜。出乎意料的简朴房舍。乡村农舍与99分佳酿,站在门外的沙石空地上,一时间,恍惚悄然而至。

Torbreck酒庄主人David Powell(大卫·鲍威尔),阿德莱德本土人士。在会计师父亲的影响下,大学时,大卫主修了经济学

作者  | 2013-6-11 15:11:02 | 阅读(708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南澳漫行记(28)40's CAFE - 最好的匹萨

2013-6-10 13:37:13 阅读773 评论15 102013/06 June10

在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街上闲踱,时正中午,挑挑选选下,走进40's Cafe的店堂,享用今日午餐。柜台旁的整面墙上,挂满标示着不同年份的奖章,平易简朴的店堂,含蓄地讲述它的荣耀:澳大利亚最好的匹萨店。

Pizza这样东西由来已久,人们乐于把它描绘成马可·波罗在中国北方尝到了美味馅饼,却又学了个一半啷当,最后将馅料堆在面饼上的传奇故事。且不论这故事是有史可考亦好,是戏说亦罢,匹萨饼从意大利发祥、延传将近七个世纪,突破地域之限、通吃全世界,却是再真实不过的事实。

最初的匹萨饼并无馅料,而只是一张新鲜烘烤的面饼。故此,在今日匹萨饼所有的元素(饼底、馅料、芝士、酱料)中,饼底依旧是最考验功夫、亦最能看出水准高下的一环。必用当季成熟小麦细加研磨,以专用酵母发之、手工揉之,才能成就这内松外脆的一口饕餮。

匹萨饼在全世界风靡,也形成各自不同的制作技艺。在发祥地意大利,饼底多需手抛成型,以离心力的原理将饼底旋转成需要的直径。而美式匹萨,则多用机械加工成型,平整规矩。不同的风土民情、审美意趣上的迥异,在食物制艺的细节里纤毫毕现。

据闻,40’s Cafe的掌门人经营十年,制出澳大利亚评级最佳、获奖最多的匹萨饼,亦让这座并不起眼的低调店堂,成为人们来到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的流连之地。

摄于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 / 40's Cafe

《40's Cafe

作者  | 2013-6-10 13:37:13 | 阅读(773) |评论(15) | 阅读全文>>

南澳漫行记(27)ANGASTON - 一个半世纪的老镇表情

2013-6-9 19:09:25 阅读817 评论16 92013/06 June9

Barossa(巴罗莎谷)中,镶嵌三座小镇,相距皆不过一二十公里。离开Tanunda(塔努达镇),驱车十来分钟,抵达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。

十九世纪,早期的德、英移民们用近乎探险的方式,在这片丘陵峡谷中、跟随河流的走向,寻找适宜耕种的区域,亦藉此确定日后的安居地。是墨累河丰富支脉的滋养,教他们停留了下来,在此安营。方才路经的Tanunda(塔努达镇)多为德国移民所居,而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,则多居英国与苏格兰后裔。若从时间上计算,南澳大利亚境内最古老的城镇,当属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。

人们在此建造安身的土坯房屋,种植从家乡带来的葡萄果实,在数年的时光里,等待百年老藤在他乡落地生根,等待果实慢慢成熟,制成佳酿,品咂故乡的滋味......

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起,公路与桥梁陆续建成,便利了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与周遭城区的联通,小镇繁荣起来,教堂、警察局与一应公共建筑先后建成。这些接近一百五十年的建筑,如今安然存在,各司其用,与随丘陵微微起伏的街道、树木一起,组成一幅安静、友善、田园的Angaston表情。

(未完待续)

摄于南澳大利亚 / 巴罗莎谷 / 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

Angaston(安格斯顿)市政厅 / 建于1911年 / 曾是澳大利亚首个国有电影院

啤酒屋酒店 / 建于1849年

(前身)共济会 / 建于1867年 / 现为私人住宅

(前身)国家银行 / 建于1867年 / 现为私人住宅(巴罗莎音乐节办公室)

作者  | 2013-6-9 19:09:25 | 阅读(817) |评论(16) | 阅读全文>>

南澳漫行记(24)遁世 - AMERICAN RIVER 美洲河镇  

2013-5-28 11:35:57 阅读3143 评论20 282013/05 May28

南太平洋、印度洋与南冰洋的海水,在南澳大利亚一岸汇集成大澳洲湾,又在袋鼠岛北岸的轮廓线里勾勒出调查者海峡。海峡之水宽窄曲折地向岛屿陆地中渗透,几近把岛屿东端的一角再度分离开去,这便是American River(美洲河)。

两百年前,航海探险者初次登岛。其后第二年,一队来自美洲的海豹捕猎者,亦抵达这片沉静无澜的泻湖流域,American River(美洲河)因此得名。在袋鼠岛仅有的几个小镇中,美洲河镇最为迷你,居民一百挂零,路边的小杂货铺、与门前的两柄简陋加油枪,供应镇上人的应急之需,而诸如商场、银行这样的设施,则必须依托四十公里开外的Kingscote(金斯科特镇)。

这天的上午,并无艳阳。视线里只有黛青色的天、与清澈见底的水流。船只靠坞,清澈见底的湖水里,卵石上苔衣茂盛、蟹虾灵动。老妇人见我们来,很高兴地拿出鱼桶,喂食起岸边的野鹈鹕。白胡子老者则俯身一旁,专心地手持金属探测器觅宝,他说,运气好、会在这附近找到埋在沙石地里的古币。果不其然,稍一会儿的功夫,他略刨了几下沙地,便在其下找到一枚已绣绿了的钱币,莫不是当年捕猎者的遗落吧。

镇上最引人的、莫过于一间貌不惊人、隐在路边的生蚝店铺。当地一对夫妇经营,并在此出售自家养殖的生蚝。美洲河镇的生蚝名扬远近,归功于这片泻湖流域,海岸沙坝将这里与外海分离,半封闭的泻湖里,淡水与海水互为融通,从南极吹来的冬季寒流被海湾有效阻挡、且无风浪,如是环境,极宜蚝类生长。

是日周末,我们在生蚝铺子门前,吃到闭门羹。

一行人“心尤不甘”,在店铺外揣想各种奇迹会否降临。我们尝试拨通

作者  | 2013-5-28 11:35:57 | 阅读(3143) |评论(2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