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锅碗瓢盆的味道 - 腊月说“年”(下)  

2012-01-19 17:14:24|  分类: 笔墨清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腊月二十六,杀猪割年肉。送走了灶神,恭迎过玉帝,人们从这一天起,欢欢喜喜地宰猪杀鸡,为过大年置办各样吃食。炖的、煮的、炒的、腌的...... 各家各户的灶头,成天成宿地热乎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小时候,每逢这个时节,最欢天喜地的,便是半大不小的孩子们。学校已经放了假,父母家长们在灶头锅台旁忙活着,于是,无所事事的孩子们,尽可以三俩结群,满弄堂到处撒欢。七绕八拐的老弄堂里,数十上百户人家聚居着,在狭窄的过道中蹦蹦跳跳,一不留神,头顶就能碰到谁家高悬的风干腊肉、腌鸡咸鱼。哪家煮一锅肉、煎一尾鱼,就能香了一整条弄巷,久久不散...... 那时候的日子,虽不能说清苦,但亦绝不富裕,在人们心中的位置是至高的,那是一家人期盼了一整年的欢享。鸡、鸭、鱼、肉...... 没有花哨的配搭、亦不讲究精巧养眼的摆盘,就这么朴朴实实的一大碗、又一大碗,热腾腾的盛满全家人欢喜的心。

       腊月的最后几日里,大人们热火朝天地置备着这些荤腥菜肴,小孩子们亦能被分配到一星半点的差事。那时,我最常做的活儿,就是帮着祖母研磨水糯米粉,我双手握着石磨上的木柄,卖力地一圈一圈转动,祖母则一勺一勺地往磨盘孔里添加糯米。雪白的米浆顺着漕口滴淌,一点一点地往布袋里汇集。满满的一袋水糯米汁,必须要悬空晾上好几日,待水分完全滴干,这才能收获存余在袋中的、已结成块状的糯米粉。糯米粉块要在竹筛上继续平铺晾着,要用的时候加上些温水,揉着揉着便成了面团。裹汤圆、做饼食,糯糯甜甜地贯穿整个新年。

       那个年代,冰箱是稀罕物,就更谈不上什么冷冻速食了,想吃什么,都得要动手做。父亲做八宝饭的时候,我亦常常在一旁蹭着,父亲在碗底抹了猪油,便会叫我沿着碗边粘上各色干果,去了核的蜜枣、葡萄干、糖冬瓜条、瓜子仁...... 林林总总的一大堆。这亦是我最欢喜做的事了,贪心地粘了一圈又一圈,还不忘偷偷往嘴里塞几粒葡萄干。这些蜜饯,平素是吃不到的,小孩子最心仪的这些甜,一年到头都集中在一碗碗八宝饭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那时,即便夜已很深,小小的煤饼炉亦绝不会闲下来。  炒瓜子、炒花生、熬猪油、煎蛋饺、炒豆沙...... 几乎家家户户灶间的灯,都昏黄地亮着,各种香味循缝而出、混杂在一起,于四通八达的小弄堂里弥漫,宣告着渐近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 年,一年一年地来,又一年一年地过,从未止断。而教人迷醉的年的香味”,却渐行渐远,再寻不见了。货架上堆砌的货色如山,令人眼花缭乱,大肆采买替代了入厨烹煮,成为人们筹备新年的最重要工作,灶头一如平常的清冷,却并不影响的热火丰盛。

       十来年的光景,老街的砖墙应声推倒,弄堂人家亦几乎消逝殆尽。人们不再乐于熙熙攘攘地蜗居,”的味道,在分隔的林立高厦中,失去了弥漫飘扬的可能。年味,在时代的前行中,悄然地成为了另一种繁华盛象的指代。

       那种味道。那种杂陈的、市井的、锅碗瓢盆、人情温暖的味道,那种日渐期盼、与慢慢靠近的味道。在从鼻尖消散的多年之后,深深地、深深地,种进了心底......

 

腊月说年 /  二十六  割年肉

锅碗瓢盆的味道 - 腊月说“年”(下) - 三味小筑 -

腊月说年  /  二十七  宰公鸡

锅碗瓢盆的味道 - 腊月说“年”(下) - 三味小筑 -

腊月说年  /  二十八  把面发

锅碗瓢盆的味道 - 腊月说“年”(下) - 三味小筑 -

腊月说年  /  二十九  蒸馒头

锅碗瓢盆的味道 - 腊月说“年”(下) - 三味小筑 -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57)| 评论(2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