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  

2013-06-11 15:11:02|  分类: 南澳漫行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第七日,清晨从阿德莱德城出发,深入浸润在果实弥香里的Barossa(巴罗莎谷)。沿途的Tanunda(塔努达镇)与Angaston(安格斯顿镇)并未在行程计划中,却令人欣喜地一一走过,不同民族世代移居的痕迹清晰可触。
       带着40's Cafe午餐的唇齿留香,继续前行,探寻今日行程的重头戏:Torbreck酒庄。
       初识Torbreck,是在与好友的品咂小聚中。虽并不深谙酒之道,但好酒犹如好茶,即使不知其一二,却仍为入口入喉的感受而惊艳不已。此行南澳,Torbreck当仁不让地成为我们这一班酒徒的朝圣之地。
       去往酒庄的路,着实不易寻找。不少关于Barossa(巴罗莎谷)酒庄的分布图上,都未有Torbreck的标示,殊不料,从酒庄官网上找来的地址,并不被GPS识别,于是,我们只能凭着对大方向的判断,边行边寻。并不宽绰的路,在蜿蜒的葡萄园中突然断了头,前面已是沙石小路,正在犹豫是否掉转头往别处寻的时候,老方说:应该就在前面,我闻到酒香了......
       颠簸地驶过沙石小路。路边竖着的Torbreck标牌已赫然在目,却仍是几经兜兜转转,才拐进小路,见着Torbreck真颜。出乎意料的简朴房舍。乡村农舍与99分佳酿,站在门外的沙石空地上,一时间,恍惚悄然而至。
       Torbreck酒庄主人David Powell(大卫·鲍威尔),阿德莱德本土人士。在会计师父亲的影响下,大学时,大卫主修了经济学,却在叔父的诱引下爱上葡萄酒。大学毕业后的大卫,踏上长达十年的酿技游历,访遍欧洲、加州与澳洲的大小酒庄。为筹旅费,他在苏格兰森林中,做过为期不短的伐木工人。
       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大卫回到家乡,试图在巴罗莎流域寻找一份与酿酒有关的工作。他发现数块因缺乏照顾而凋零不振的老藤葡萄园,于是自发地加以重整修缮,将近两年的光景,果园重现生机,而大卫心中的独立酿酒理念亦概念初成。这些拥有百年老藤的果园主,多为继承了家传土地、却无暇管理的非酒界人士,于是一种叫做农业分享的模式在两者之间形成,大卫全权管理了葡萄园,并将每年的葡萄收成按比例给予果园主,作为一种独特的租金方式。
       1994年,大卫的酒庄问世。且用当年在苏格兰当伐木工人时,那座森林的名字,做了酒庄之名:Torbreck。
       Barossa(巴罗莎谷)最珍贵的老藤果园,大卫游历十年、兼合新旧世界的酿技精华,这两者在大卫的手中融会贯通,年轻的Torbreck佳酿倍出。
       大卫用接近无为而治的方式管理葡萄园。在熟度最高的时候采摘葡萄,成熟的果实造就丰富单宁,只需传统的轻柔萃取方式,即能得到最为细腻的果汁。这种萃取方式,早被众多大型商业酒庄弃用,效率不高、花费时间亦久,但或许正因着这份不紧不慢、不急不躁,把果实视作有生命的尊重与善待,Torbreck的酒品才呈现出饱满丰润、紧实有力的迷人质地,佳酿名冠世界。
       Torbreck的品酒室,尚不如寻常农户家的厅堂宽大,但酒香悬浮在空气里,滋润每个角落。试饮酒牌上,从几十到两百余澳币的酒品列列在目,更配以奥地利顶级酒杯,光华清雅,诚意可鉴。
       多位世界级瓶酒大师曾如此评价David Powell(大卫·鲍威尔):他走遍种植着百年老藤的Barossa Valley(巴罗莎谷),令潜质卓越却荒废的田地得到重生。作为酿酒者,他是天才。...... 杯觥交错,众宾欢也。阳光帅气的服务生,见我们这一班好酒之徒,慷慨地打开内屋的地窖门,邀我们一赏酒庄珍藏的陈酿。地窖纤小,标注着年份的酒品一一横卧、沉静而眠,透过被浮尘薄薄覆盖着的瓶身,我看见陈化中的汁酿蓬勃跃动......
       事后翻阅资料得知,Torbreck酒庄未广泛宣扬自己、处所难寻,在一定程度上,乃有意为之。其初衷,是希望藉此难度,滤过一些走马观花的看客。凡慕名往之者,必会不辞辛苦地寻访,而Torbreck和盘托出的佳酿,便是最诚意的馈奖。

       (未完待续)



摄于Barossa(巴罗莎谷)/ Torbreck酒庄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  
南澳漫行记(29)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 - 三味小筑 -
  
  
 《酒徒的朝圣 - Torbreck酒庄》相册全链接:http://sanweixiaozhu.blog.163.com/album/#m=1&aid=256483695&p=1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0)| 评论(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